是真的很讨厌“乡愁诗人”这个称呼
要是能选,情愿先生从来没有写过乡愁。
乡愁淹没了他太多才华了。
他的文章里有诗韵,字里行间有排律一般的苦心推敲,不论是中期的恰到好处的妙喻还是后期纯然闲谈般的清淡,被称为新古典主义的那种别致的、信手拈来的用典,那种文字之美,是很少见的。
印象最深刻也最常看的一篇,《黑灵魂》里,一句写目光,“是冰银杏里滴进的酸醋”,一句写木兰,“白瓣上走着红纹”。看了这么多次,依然惊艳。这就是最初感受到的,美的密度,文字的分量吧。
先生的文学成就绝不仅仅是什么“乡愁诗人”……他是一个望乡的牧神。
一辈子被自己并非最得意的一首作品所困,即使同样声名赫赫,一样是孤独啊。

评论
热度(3)
©无为态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