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灵基召唤和传统意义上的圣杯战争的契约,是有区别的。它也是一种建立联系的过程。然而,圣杯所具有的第三魔法的强制力,能够确保‘只要准备了正确的圣遗物,召唤就能在可控的结果下成立’。灵基召唤的权能相比起来远远不够。它只能成为沟通英灵座与这里的通道,在打开的一瞬间,尝试是否能够与期望的从者建立契约。”
“因此,”梅林盖棺定论,“你准备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圣遗物除了占地方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你知道阿尔托莉雅已经怨念了多久了吗?”
“……你这么一说,”立香的目光游移,“我好像确实很久没见过她了……”
梅林一脸严肃地站在了年轻的御主面前。
“Master,金发美少女不好吗?”他问,“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召唤一位男性的亚瑟王?”
立香被他盯得发毛:“我不是,我没有啊!当初我召唤你的时候也很执着啊!再说喜欢……不,想召唤圣剑使有错吗!错过了这个特异点,你让我去哪再找他啊?”
“况且,”说到这里他声音低了一点,“明明是医生告诉了他迦勒底的存在……他自己说的,想来看看啊。”
梅林顿了一下。
“灵子召唤是没办法按照英灵的意志进行的。你只能尝试一下,是否能在微弱的因缘里再次触及到那个灵体。”
“即使是梅林这样本体仍然活着的英灵?”
“我?我当然不一样啦。”
“……是哦,而且本体还活着的明明就你一个吧。”
“目前来说是这样,”梅林叹气,“不过早知道来你们迦勒底这么累,我就不来了……”
“亚瑟王……圣剑使,”立香看见梅林微妙的神情立刻改口,“圣剑使的亚瑟曾经对我说,在他的世界里有另一个女性的你——很漂亮噢。你要不要期待一下,有一天她来和你一起加班?”
“……还是算了吧,”梅林说,“虽然可爱的女孩子我是很欢迎啦,但一想到那是另一个我……唔,总感觉很难对她的性格抱有任何期待。”
“这一点上梅林还真是有自觉啊。”
“是吧?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”梅林笑起来,“不过呢,阿尔托莉雅不太一样,她不是特别会表达情感的人……所以说,希望你能多理解她一点。同为亚瑟王而你期待着男性的另一位,这对她来说——可能会有点受到打击吧。”
“我会的。不过啊,梅林,”立香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跟她说?虽然每次都绕着她走,但自从她回应了召唤来到迦勒底……你其实一直、一直在关心她吧?”
“……”
 

越写越摸(。)
今天也是安定的没有旧剑的一天
一点都高兴不起来.jpg
所以说,和立香这种御主聊天,会被突然直球暴击的啦,梅老师(。)

评论
热度(1)
©无为态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