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瑟养的小狗死掉了。亚瑟自己抱着小箱子去花园开始挖土,挖不动了,就开始抱着小箱子闷声流眼泪。亚瑟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箱子上,和花园草地的露珠一起,把小箱子浸得又潮又冷。
亚瑟哭的时候没发现梅林来了,又说不定梅林一直在,只不过看到他哭得厉害了才走过来。梅林把手放在他的肩上安慰性地拍了拍,亚瑟哭了一阵,就渐渐停了,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,眼睛还是红的。
他还要接着挖土,梅林说,我来吧。梅林大概有一个半亚瑟那么高,动作却比两个亚瑟还利索,他拿起亚瑟的铲子,很快帮他挖了一个齐齐整整的小土坑。亚瑟把箱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去,又看着梅林一铲一铲把土填平,黑色的土铺在白色的箱子上,像是在他们之间有一扇黑色的门向他关过来。
亚瑟在心里默默地说:再见啦。
梅林填好了土,把顶层松软的泥土拍实,像种下了一棵小树苗那样。他仿佛是在端详亚瑟的神情,问:你还想哭吗?没关系,我不会嘲笑你的。
亚瑟摇摇头,他已经不想哭了。亚瑟处在一个半大不小的年龄,已经知道他的小朋友现在是在地底下做梦,叫它的名字也不会醒来,明年春天也不会再长出来。他见不到这个忠实的、曾给他带来了许多快乐的小朋友了。梅林于是放好了铲子,又回到花园,亚瑟还是站在那里,像是个孤零零的小雕像。
梅林,亚瑟忽然问他,人都会死的,对不对?
梅林在心里琢磨了一下,感觉亚瑟问这个问题似乎比平常的孩子早了一些,但他还是说:是啊。
不过呢,人一般会先变老。他又补充说,像你这样的小孩子,会先经过几十年长成大人,长成大人之后,就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。等到你做完所有要做的事,就会变老了……到那时候,死也就不那么可怕了。
亚瑟想了一阵,觉得不对,说:可是它呢?之前你还跟我说,说它也是个和我差不多的小孩子,它不是还没有变老吗?它就没有还想要做的事吗?
梅林哽了一下,想说这是不在一个体系内的,而且他也不会知道亚瑟的小狗想做什么——出于很难得的体恤,他想了一阵,说:因为这世界上也有很多人是来不及长大,也来不及变老的,所以对于他们而言,死……是很遥远又很可怕的事情。也有这样的事情呢。
亚瑟说:这样啊。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回了他的小狗没有墓碑的坟墓上,看起来似乎更难过了。他想他的小狗在他怀里闭上眼睛时会有多么伤心,比平常的死更加伤心……可他还是没有哭。亚瑟有着小王子一样好看的脸庞,现在浸上了深深的忧郁,梅林站在一旁看着他,仍然是那样像是在端详着什么而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不过,他忽然说,也是有不可怕的死亡的。老人们,往往会走得很安详。是这样的,一个人会有许许多多自己想要实现的愿望,当所有的愿望都得到了实现,就到了甘心死亡的年纪了。那个时候,活着不会再给他任何诱惑,死亡也无法夺走他任何东西。当然这很难……但是,一个人活的够久的话,死亡呢,也就越来越没有意义了。
亚瑟问:那梅林呢?
我吗?我是不会死亡的。梅林微笑了,亚瑟在这时想起他以前说过的自己不是人类之类的话,有些丧气。他没想到梅林接下来说:但是我呢,我从很久以前,就没有任何愿望了。
从花园回去之后,亚瑟想到这句话,仍然在努力地回忆,当时是否在梅林脸上看见了那么一点感伤的影子。有吗?没有吧,梅林自己也说过,他自己是没有感情的。但是人啊,真的能不怀抱任何愿望活下去的吗?
在漫长的走廊里,只有一扇窗子是面向花园的。亚瑟隔着冰凉的玻璃,看见梅林仍然一个人在花园里悠闲地晃荡。梅林总是孤零零的。一个对活下去没有任何愿望的人……也就是说,死了也无所谓的吗?亚瑟心里转着种种矛盾的念头,最后仍然归结到眼中所见的梅林的影子上,像是一个简单的休止符,让一切的意义都模糊了。
不管怎么说,他想,梅林啊,是我见过最孤单的影子了。

 

评论
©无为态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