献给他的山鲁佐德

回头看了一下,感觉是个童话故事
童话……就童话吧,也挺好


 

亚瑟很小的时候就见过梅林一面。梅林像是故事里的魔术师一样,穿着白色的袍子,拿着亮闪闪的法杖,头发微微地有些蜷,在留长之后,就柔柔地垂下去了。而事实上亚瑟也不知道魔术师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,他并没有见过梅林之外的任何魔术师,只是在梅林的故事里第一次知道了这样的存在,然后问:“这个故事里的魔术师是你吗?这是你的故事吗?”
梅林说:“不是呀。而且这也不是魔术师的故事,这是勇者的故事……殿下,你要好好地听,不要打岔。”
亚瑟一向很听话,不论是来自父亲的话,兄长的话,还是老师的话。于是他真的不再打岔了。梅林告诉他,自己给他讲故事,是为了将他教导成一个聪明、正直、勇敢而善良的国王,这是他父王的心愿,也是他未来的命运。亚瑟觉得这样的命运很好,像是梅林的那些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,于是他高高兴兴地接受了。更何况,梅林的声音很好听,故事也很精彩,尽管梅林从来不像大臣们那样准备长长的发言稿,但他的故事仿佛是自然而然地从意识里流淌出来的,既不会戛然而止,也不会因记忆模糊而遗落任何一段、任何一句。亚瑟总是在最后一缕太阳落山的时候见到梅林,然后在月亮的光将整间屋子铺满后,听到结尾前的一段。这像是一种计算时间的方式。这个时候往往也正是绵软的困意开始侵扰亚瑟思绪的时候,或者说,当梅林的声音停下来,困意就开始侵扰亚瑟的思绪了。梅林对他说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晚安,亚瑟。”亚瑟有时候会觉得梅林是故意的,因为这个时候,尽管自己很希望他能够把故事讲完,但困意往往会趋使他迷迷糊糊地回答:“晚安,梅林。”梅林对他笑了一下,他闻到花香,像这夜色一样,温柔地覆上他的感官。
梅林身边总是有许许多多的花,长得都很相似,粉色的五瓣的花,被随手插在床头的玻璃瓶里。梅林好像很爱惜这些花,又好像全然不在意这些花,他身边的花太多了,多到走路的时候都会簌簌地落一路,多到满溢出来,足以填满亚瑟的梦境。亚瑟在梦里听见妖精们的歌声,轻柔又渺远地顺着夜风飘进来,有时候他也能见到梅林,他走上去,问:“梅林,你能接着讲你的故事吗?”梅林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这一刻的梅林对于亚瑟来说往往有些陌生,只有在这个时候,亚瑟会分外注意到,他的眼睛是奇异的紫色,他的竖瞳像是正午的时候的猫的眼睛。但是亚瑟无比确定,那就是梅林,他不知道梅林保持沉默的缘由,也不知道梦里的梅林为什么不像白天那些和善可亲,他只是踌躇着在那里徘徊,然后第二天到来时,就把这个梦境忘得干干净净。
梅林的故事真的没有尽头吗?亚瑟在他的教导下长大了,不再是小孩子了,他知道了什么是童话,什么是传说,但他依然琢磨不透梅林的用意。梅林的故事里有着面目相似的主角,他们聪明、正直、勇敢、善良,他们经历了磨难也克服了磨难,他们保卫了自己的亲人和友人,他们也许会走弯路,可他们都是正确的。这样的故事都会有一个幸福的结局,为什么不会呢?奇妙的是,尽管和童话如此相似,亚瑟也从来不曾向梅林质疑过故事的真实性。梅林本身已经太过于不真实了。仿佛只要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那么所有的神秘也都被允许存在了。
终于有一天,梅林对他说:“我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告诉你的了。去开始你的故事吧!我将这把剑赠予你,你会成为一个称职的王。”
在那一瞬间,在梅林的身上,亚瑟模糊地看见了那些故事里智者的影子。所有的勇者都会遇见一位导师,就像他们都会遇见一个魔王一样,那是上天借贤人来选择的正义的化身,是开启截然不同的可能性的钥匙。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而已,他回过神来,梅林依然是梅林,那把剑被他从法杖里抽出来,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。
于是他接过了那把剑。


 

亚瑟是一个优秀的王。他聪明、正直、勇敢、善良,他的剑战无不胜,仿佛是胜利的化身。
成为王的亚瑟再也没有在梦里见过梅林,他第一次意识到梅林的话是真的——自己已经不再需要梅林的故事了。没有什么不同。他第一次见到湖上骑士时笑了,并非是因为感到新奇或是难以置信。是啊,我知道的,没人会比我更相信你的故事了,他想。遇见了精灵长大的孩子,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……可是我是记得的。
而就像是这个故事一样,勇者会打败恶龙,选定之剑会取得胜利,我也是记得的。
亚瑟王是什么呢?是一个业已完成的故事,是他父亲的愿望。
 
 
 
存档

评论
©无为态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