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を步いでいる


梦魔的成长阶段很难用常理判断。譬如,按人类的方式计算,成年之时,梅林身体上的成长就停止了。然而寻找人类的梦境对他来说,仍然只是种本能。来自人类的一半血统让他白天在周围人的眼中是个普通(也许更吊儿郎当一点)的青年,入夜以后,来自梦魔的另一半血统让他又像是不谙世事一般,在他人的梦境之中肆意玩乐。
梅林对自己的父亲没什么印象,实际上也不怎么关心,如果说身为半梦魔的自己都已经没人性到了这种地步,那么真正的梦魔会怎么样,委实让人难以抱有任何期待。不如说,世上怎么会有自己这样的生物存在,才是奇怪的事情。
哪一边都不是,哪一边都不纯粹。
哪一边都难以自处。
在他还不甚习惯于掩饰身为异类的自己时,对他而言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离开人类。这大概就是这样的半吊子血统带给他的唯一优势——一个能够依靠自己的梦境生存的梦魔。吃掉自己的梦境或是他人的梦境其实没有什么区别,轻飘飘的像是打碎一个泛着虹彩的肥皂泡。而梦里的梅林呢,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孩子。有时候梅林撑着头坐在桌边,看着梦境里的自己一页页地翻书,也许就这么翻了一夜。然后他打了个哈欠,梦境像是在无形的火焰中燃烧起来,色彩零落散去,化为灰烬。
清晨就在这时降临了。
 
 
 
码,先去肝一波活动(。)

评论
©无为态 | Powered by LOFTER